莆商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1787|回复: 0

老夫妻争700万巨额拆迁款 与子女反目成仇

[复制链接]

328

主题

342

帖子

180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803
发表于 2015-8-16 09:5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位于黄埔区联和街道水声下村的周家,因为拆迁款的争执问题,闹得鸡犬不宁。81岁的周桂松名下有一处房产,可以置换一笔巨额拆迁补偿款。妻子温红(化名)向大儿子周浩(化名)提出拿回丈夫的身份证和户口簿,却遭到照顾父亲的周浩拒绝。双方各自认为对方想霸占家产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拆迁款的“心病”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周家有两座房子,背靠同一座山。一座在进村的路旁,一座建在山腰,两者仅仅相隔20米。20米,却成了一家无法弥合的裂缝,谁也别想迈过去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拆迁在2009年吹响风声:包括水声下村的地块将要建成马莎罗动漫城。六年来,村上的人口相继外迁,已从60多户减少到了不到10户。周家是其中一户。中风前,周桂松就没笃定是否接受拆迁。2013年,周桂松突发脑溢血,出院以后,他唯一能够关心的是剩下的寿命还有多长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拆迁,却自此成了这个家庭的心病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温红说,根据拆迁补偿协议,位于山腰的这套房子,两层半、每层面积120平米,假如按照一比一的赔偿比例,价值至少达700万元。对这个此前世代耕作的家庭来说,这笔钱可谓巨资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周家此前就分过一次家。大儿子现在经营的农庄所在的地块归大儿子,祖屋归小儿子,两个外嫁的女儿当时没有分到财产。七年前建在山腰的房子,宅基地证上写的是周桂松的名字。温红说,山腰的这座房子当初主要是为了养老,现在却要考虑家产的问题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最近,温红考虑到丈夫名下的账户取款。她说,这是夫妻早年养猪攒下的钱,拿出来天经地义。因为取款需要的身份证和户口簿都在周浩家,她去索要却遭到了拒绝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温红说,曾有一次去看望丈夫,周桂松一度答应了会把身份证和户口簿给她。但是又遭到周浩的阻拦。后来再去问,周桂松却说:“一切交给儿子处理”。她认为,身份证和户口簿关系到拆迁款问题,周浩夫妇霸着不肯给,是觊觎家产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温红说,自己还记得两个星期前的早上,周浩的老婆闯进门来用手指着她的头:“又来争财产!”她顿时大怒,一番吵架后,双方更是自此不相往来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退休了来照顾温红的大女儿周花(化名)说,最近她们去探望父亲,周浩一家就拿手机拍照,说是留下证据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婆媳关系不和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在温红看来,她和大儿子一家的关系恶化,其实是媳妇的“坏”造成的。她向来和这个外地来的媳妇不和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温红患有风湿,双足无法站立。严重时,脚会渗出液体来,一天要换两三回裤子。她回忆,她和媳妇住在一起的时候,裤子拿去洗衣机洗完,媳妇不帮她晾,任由堆在一条排水道里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前年农历正月,周桂松因为脑卒中进了医院。温红说,住院全程都是女儿这边在料理。周花也说,当时需要垫付3000元医药费,她打电话给周浩,对方谈到钱后干脆挂断了电话。出院后,周桂松住在哪里,成了问题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此前,周桂松和温红住在山腰的房子里,现在如果跟温红住,就需要请一个护工,要3000多元一个月。周花说,那时候,周浩夫妇跳出来说照顾丈夫,主要是看中了父亲每个月4000多元的退休金。温红直指,在开农庄前,周浩夫妇就靠吃丈夫的退休金过日子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温红说,自此丈夫就住在山下,她和小儿子住在山腰。周桂松和温红,从床榻夫妻成了探望关系。温红说自己曾去探望丈夫。吃饭的时候,曾看见媳妇将一块鸡肉切成四块,“没有一块是夹给他(周桂松)的。”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周花问过父亲,既然在周浩家生活不如意,不如考虑就住山腰的房子。她回忆,周桂松沉吟了好久,才吐出一个“不”。在她看来,父亲的拒绝是为了这个家着想,也考虑到母亲这边生活不易,“他住这边,就要考虑请一个护工”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媳妇:“作为一个媳妇更管不了什么事”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昨日,南都记者来到周浩经营的“水声农庄”。这个农庄今年初才建成,按照温红的说法,大儿子是抢建。门口的前台站着周浩的老婆。她对记者说,丈夫不在家,并不愿意透露太多,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她告诉记者,周桂松给不给身份证和户口簿,需要经过他本人的同意,如果温红索要,要请司法部门的人来,作了证才能来拿。她说,温红既然说要去取钱,周浩曾同意,但是要一同前往,却被温红拒绝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至于拆迁款如何分配,她称,需要周桂松和温红自己去分配,她作为一个媳妇更管不了什么事。记者提出,是否能见周桂松本人,她称家公在休息,不便接受采访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说法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街道办 主要看老人的意见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南都记者来到黄埔区联和街道综治办。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称,他们此前曾在现场对这个家庭进行调解,但是双方没有谈拢。她称,不论在身份证和户口簿的事上,还是在拆迁款的分配上,“主要还是看周桂松的意见”。她称,如有需要,周家可以直接到街道办司法处进行调解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联和街拆迁办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拆迁拆出了很多家庭争产纠纷,远远不止水声下村的周家一家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律师 必要时可向法院提出诉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有关律师表示,法律上,若老人无完全民事能力,法定监护人应该是配偶,在配偶也无完全民事能力时,监护人才可能更改为子女。“周浩作为监护人的身份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”,他说,该房子的拆迁补偿款和房子本身都属于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,子女获得补偿款有两种可能,一是特定条例规定下对房屋居住的家庭成员的民事补助,第二种只能是父母将财产进行分配。

[size=16.363636016845703px]  对于温红所说的周浩“扣押”父亲的身份证、户口簿的行为,如果属实,律师表示,温红作为老人配偶完全有权利向儿子要回,“若是坚决不肯交出,可以选择挂失补办,必要时也可向法院提出诉求。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